教育家典範 郭淑莉:让孩子在艺术的天空尽情挥洒艺文

浏览:596时间:2020-05-22
郭淑莉的牙齿人系列压克力彩创作,融合了纯美术与当代风格,已然成为其个人的图腾与象徵。「每个人在笑、生气、说话的时候都会露出牙齿,可是光看牙齿,却看不出一个人的性别与个性,它就像一个面具,一个抽象的符号。」   图:翻摄自九鼎国际艺术网站

为了能更快提升同学的艺术感受力,桃园市振声高中老师郭淑莉总是尽量以同学亲身遭遇的事情做为课堂上教学的命题。因为切身相关,同学们更能深入思考,而任何千奇百怪的想法,郭淑莉都不会抑制。在艺术的天空,郭淑莉热情地引导每个孩子去尽情挥洒。

来到台北的长流美术馆,可以发现郭淑莉的「粉红头牙齿人」作品正在馆内典藏,而她的其他艺术作品也经常参与展出。身为台湾五月画会最年轻的成员,她的牙齿人系列压克力彩创作,融合了纯美术与当代风格,已然成为其个人的图腾与象徵。「每个人在笑、生气、说话的时候都会露出牙齿,可是光看牙齿,却看不出一个人的性别与个性,它就像一个面具,一个抽象的符号。」用咧嘴的笑面对生活的挑战,这是郭淑莉创作牙齿人系列作品的理念,而在教学的现场,她就是以这般积极乐观的态度从事教学工作,传播教育爱,并因此得到教育部国教署106年度杏坛芬芳奖的肯定。

郭淑莉表示,其实孩子们是十分有想像力的,他们的思维往往与大人不同,带着新鲜的童趣。就如同她自己的创作,也呈现某种另类的风格,不仅有土司或粉红头牙齿人,还有全身粉红皱巴巴的珐克先生,他偶尔心情会很雾霾,因为每逢要出门,他就必须套上灰色的紧身外衣,符合别人对一只兔子的想像。郭淑莉喜欢这种充满趣味与符号意象的创作风格,她也鼓励同学们不拘泥于传统的框架,解放自己的创造力。

「想像面前有一座山,这座山有眼睛,也长了脚,山揹着一个小朋友的家,逃离从后头追来的土石流。」这其实是郭淑莉之前在嘉义带小学生时,一个小朋友的绘画作品,当年嘉义刚好发生大地震,造成土石流灾情,郭淑莉结合时事出题,让同学自由发挥来创作。

「你的年纪与我们有些微距离,但这距离却仅仅只是年纪上的差距。你带班方式与学生相当贴近,你确确实实的了解每一位学生,还没开口你就知道我们内心想着什幺。」曾有一位学生在信里写了这样一段话感谢郭淑莉,称她不仅仅是个导师,更像是朋友及家人。对此,郭淑莉相当感慨,其实有时候一个老师真的不需要多幺高明的教学方法或辅导手段,最重要的是「有心」,只要愿意花时间在学生身上,陪伴他们,了解他们,自然会成为他们心目中的良师益友。

郭淑莉表示,如果一个老师不能站在学生的立场跟角度去思考,又怎能真正理解他们的烦恼,并协助他们解决问题呢?所以就算表面看起来再傻再微不足道的小事,郭淑莉都当成一件大事来对待,认真地陪学生聊,不惜花时间和心血。

郭淑莉说,这个年纪的孩子有许多矛盾与冲突,往往跟家庭有关,在协调孩子与父母的关係之间,她有个原则,就是让自己来扮黑脸。曾有一位男同学有轻微暴力倾向,课堂上还作弊,经过多次开导,她发现这同学吃软不吃硬,于是在找家长来的时候,就由她来扮黑脸,告诉孩子底线在哪里,事后再由孩子的妈妈来负责软语安慰。「毕竟他们亲子之间才是真正要相处一辈子的。」郭淑莉感性地说道。

无论是指导创作或生活辅导,郭淑莉都会与同学分享自己的座右铭:「问问自己今天努力了没?」青春很短,今天稍纵即逝,若是不努力做些什幺,一下子就失去了,而过去的时间不会再回来,所以务必要珍惜把握,以免后悔。

郭淑莉认为,如果一个人怀才不遇,那只能代表他没有做出足够的努力。她相信,只要持续的努力,终有一天会结出正向积极的果实。即使在教学现场,不时会出现令人感到挫折的棘手事件,但只要想起学生写给她的感谢信,想到每一个揹着梦想起飞的孩子,她人生的调色盘就有了丰富的色彩。

为了能更快提升同学的艺术感受力,桃园市振声高中老师郭淑莉总是尽量以同学亲身遭遇的事情做为课堂上教学的命题。   图:翻摄自振兴高中网站 孩子学生创作同学教学牙齿艺术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