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电影或许技不如人,但假装金马奖没有「文化统战」不是太傻就

浏览:970时间:2020-06-24

今年的金马奖颁奖结果,丝毫不令人感到意外,台湾几乎全军覆没,天朝壮盛军容扬威宝岛,陈建斌更是一人拿下三座金马,气势惊人。

得奖结果出来之后,张艾嘉还率先跳出来发表言论消毒,怕台湾人对结果表示不满。有人则认为,会不满开奖结果的人太过民粹主义,金马奖本来就以电影艺术成就论成败,台湾电影就是技不如人,怨不得别人。

那幺,为什幺金钟奖没有循金马奖模式,也让「大陆」作品参赛,毕竟如今台湾也买了不少「大陆」节目回来播?

恐怕是因为金钟奖本身的游戏规则,设计的跟金马奖不一样吧?

金钟奖之所以不需要开放台湾地区以外的其他华语文节目参赛,应该是台湾每年的产量足够丰富,虽然其中不少充数滥竽,但也都还能选出好作品,把奖项填满颁完。

金马奖之所以成为华语文的世界影展,恐怕是一种不得不然。以电影产业来说,台湾每年自製的电影太少(纵然包括合资也还是太少),撑不起一个电影奖的盛会,却又没有远大的企图心搞成坎城或釜山等世界级影展的规模(这背后也是一个值得深究的议题,明明我们有人也有钱),便找了一个方便法门-「世界华语文电影奖」。

偏偏虽然全世界的华人很多,讲华语(普通话)的人口也不少,但会以此拍电影的却只有中国、香港、新加坡与台湾,又尤其以中国电影工业的规模最庞大,无论年产电影数最庞大,培育出来的各方面人才也来越多。

更别说中国政府极力培植文化创意产业,电影是重点项目,除了每年砸大钱扶植人才奖励拍片外,还以贸易保护手段将海外强片有计画的隔绝在外,非得经过审核或与中资合作才能进入中国市场。

台湾的政府虽然喊文创发展喊了十几年,实际上并没有太多有助文创产业发展的政策出现。市场是开放的自由竞争,毫无保护之下,此消彼涨,金马奖由中国拿下多数奖项,台湾电影偶有佳作,几乎是未来的主要格局。

台湾电影或许技不如人,但假装金马奖没有「文化统战」不是太傻就

在这样的局势下,由台湾人出钱举办的金马奖越来越多声音质疑其举办的意义,如果不能奖励台湾的电影工作者,沦为替他人锦上添花时,为什幺不能转型(如更大型的国际影展),或乾脆废除?却仍继续便宜行事的停留在华语文世界最大影展的游戏规则里?

中国电影已经明确的比台湾强很多,人家是以国家之力在扶植,我们是政府不扯后腿已经万幸。已将不是同一种量级的电影工业,放在一起比只会自取其辱。

金马奖仍然如此运作的唯一理由,窃以为跟两岸服贸协议并非全然都是经贸协议那幺单纯有关,乃有原本经济意图之外的政治意图,是的,就是以经促统的意图,就是统战。

别以为统战只有经济才有,文化也有统战,且操作手法更为细腻,更为无形,却能渗透进你我的日常生活。

单纯从电影专业的角度,评论金马奖的得奖作品之间的艺术成就高低,不是不可以,也仍是目前的主流,但如果假装金马奖里面不存在文化统战,那不是太天真就是太傻。

将统战混入专业之中,以意在言外的方式渗透或干扰台湾本身文化系统的建构发展,就是文化统战最高明之处。

为什幺国民党重新执政后屡屡要修订历史课本,更动社会科的课纲?为什幺连战大骂那些读陈水扁去中国化之后的教科书长大的太阳花世代?因为文化教育是潜移默化统治阶级複製其所信仰的文化霸权意识形态最好的方法,艺文作品更是。

一部作品独立来看是好作品,一群作品单就作品论来看也都是好作品,但是,这一群作品背后的思想价值、意识形态乃至文字使用的方式,虽然也很好,但却有着不为人知的政治意图。

看好莱坞电影长大的孩子,自然而然接受美式生活风格。都是好电影,但好电影们组成了一套美式生活风格最棒的潜文本,透过反覆观看好莱坞电影的方式灌输。

同样的,看中国电影、电视与书籍长大的孩子,都是好作品固然无误,潜文本会否将观看者洗成接受中国价值系统与生活方式的人?

固然是批判中国但仍热爱中国,也是可以的,只要能拔除你对自己所生长的土地的自我认同(也就是台湾认同)即可。

当然目前的金马奖就实质影响力上来说,没有那幺大,只是象徵意义。

真正对台湾的文化思想与意识形态产生更换作用的,是充斥在台湾的出版市场,改换成繁体字后在台湾发行的各种中国小说创作。非出版业的朋友可能不知道,在台湾出版的许多挂上中文作者姓名的作品,其实都是中国人写的,且数量之庞大,远超过一般人的想像。

基本上租书店中的言情小说与武侠小说,或者市面上的通俗中文创作小说,九成以上都是中国作者的作品。长期阅读中国作者的作品,最后就是文字使用方式与思考逻辑趋向中国。例如,不再称中国而称大陆或内地,不再称水準而称水平,字词概念採用中国用法而非台湾本地用法,接受中国的生活价值而否定台湾的生活价值,就是文化统战的目的。

金马奖的象徵意义是,中国告诉你我们最好的作品远比你们最好的作品好,而且很多。一次两次五次十次,到最后台湾人可能就接受台湾不如中国,中国比较强大,这些有利推动统战的价值预设。这是天朝式的说服逻辑,展示国威,令人折服,而非以理服人。

电影人或许为了避嫌,不方便堂而皇之的大谈中国因素在金马影展中的微妙作用,但如果观众乃至一般的文化菁英也都避谈,甚至还刻意的高谈专业而忽视政治干扰,迟早有一天,这个岛上的人民,对中国价值再无任何违和感,对台湾价值再无任何自豪感,因为我们老是输啊。

现在的政府保留如此举办金马奖的游戏规则,为了就是保住任何得以推动书同文车统轨的方便统战的平台。只要游戏规则有利于展现天朝国威,个别几场小失败是不足为惧。

这种国家实力不对等却硬要继续放在一起比较的事情之所以可以一直存在,是利用了台湾这边的人过往一直存留到现在的瞧不起天朝的微妙自我优越论。因而明明输了,早不能也不该一起比,金马早该废了,却留下了。

文化统战的高明之处在于,无孔不入、无微不至,又不是那幺明显可见,无法大力批判,最后却成为你我日常生活的不可或缺。

好比说,如果你跟某人说,金马影展是统战阿!他会回你,中国的电影就真的拍得比较好,它们的演员真的比较会演戏,我们不如人啊!如果我们够争气就不会输啦,是我们自己要努力。而且我也看台湾的电影阿,好电影我就看,没那幺严重啦,文化归文化,政治归政治拉,单纯欣赏作品就好了,自己要会判断嘛!别想太多啦!

甚至有些文化菁英认为,这就是金马奖和台湾价值了不起的地方,多元、包容。这些人若不是本身其实是天朝统派同路人,不然就对统战毫无所悉。文化统战就是以一个事件多重干预的方式,对不同社会阶层与文化资本的人进行各自的洗脑与统战。

文化人沾沾自喜于金马奖能颁给中国都禁的作品,但却没看到其他方方面面渗透入台湾,且已经开始占满台湾民众文化消费需求市场,以及对文辞使用和思想改革产生之潜移默化的事实。

文化菁英的抵抗力高,误以为全部的人都跟它们一样,很恐怖的一种自我优越论。

所谓的洗脑,实际上的执行方式是以新的一套价值信念换掉旧的,金马奖在此一事件的象徵意义上是挺有承先启后的贡献的,毕竟当初金马奖之所以成立就是用来压制台语电影,提振国语电影,如今则是用来压制台湾电影,宣扬天朝电影与中华美学意识形态与生活风格。

别再假装金马奖没有政治力干预,只是单纯的一个电影人的盛会了。文艺在共产党从来不是单独于社会或党之外的存在,文艺是为党为社会服务的。让你接受天朝价值系统,后续更实质的经济、社会与政治统一,就更容易无缝接轨了。

金马奖全军覆没是个严重的警讯,别再自我感觉良好了的找理由自我安慰,长此以往,建立台湾文化主体性、生活风格、价值信念系统所需的社会知识库就天朝那一套代换光了,没听到金马奖主持人在台上讲得那一口假京片子嘛?

编按:本文有其他读者意见,发表成「回应〈假装金马奖没有统战〉一

相关报导:

他两分半的金马奖得奖感言,让桂纶镁和陈柏霖又哭又笑 只拿下2项金马奖 陈玉勋:有骨气一点,输了我认,赢的话我超爽! 第51届金马奖完整得奖名单|陈建斌创纪录囊括影帝、男配角及新导演

相关文章:

「艺术归艺术,政治归政治」的荒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