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靠欧巴马 诺贝尔奖得主挑战美国医疗问题

浏览:590时间:2020-06-14
不靠欧巴马 诺贝尔奖得主挑战美国医疗问题 Photo Credit: Fotos GOVBA CC BY SA 2.0

编译:林子豪、赖菘伟

您是否尝过「候诊三小时,看诊三分钟」的痛苦看病经验呢?在美国其实也存在着相同的医疗问题。此外,美国的医疗费用不断高涨,虽有Medicare及Medicaid两种国家医疗补助方案(编按:Medicare係政府为六十五岁以上长者举办的医疗保险;Medicaid係以低收入者为对象的医疗保险),在2011年全美仍有4800多万人没有医疗保险,生活在「一人生病,全家破产」的危机当中。虽然欧巴马总统推行的健保改革法案可以解决一些问题,但是美国现今医疗体系的积病是数十年累积下来的,不是短时间可以根除。

为了提高医疗品质和协助健保改革,美国近年来萌生了一医疗联盟Direct Primary Care Coalition,正尝试一种新的医疗模式:Direct Primary Care,暂译为月费式基层医疗,简称DPC。

简单来说,DPC不通过健保,直接向会员收取月费,提供基本门诊、年度体检、实验室检验、以及预防保健和慢性病保健管理等等之基层医疗。每家DPC诊所的月费与基本服务稍有差异,通常是美金50~80元不等(约新台币1500~2400元)。

其实,美国新的全民健保也允许DPC做为保险计画的一部分:即民众可以选择一家DPC,不通过健保而直接缴交月费来获得基层医疗,条件是须搭配一个高额自付但保费较低的保险计画,来保障一些「灾难型」的医疗支出,如急诊、手术、住院等等。现今的DPC虽然尚属试验阶段,不过全美已有五十多万名会员。

近日,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穆罕默德‧尤努斯(Muhammad Yunus)表示医疗开销也是许多穷人棘手的问题,并认为新的DPC模式也可运用在穷人上,协助他们减低医疗开销进而脱离贫穷。

尤努斯创办的格拉明银行(Grameen Bank)提供穷人微型贷款,在美国纽约的格拉明分行(Grameen America)也有闪亮的成绩:至今已借出9000多万美金给17000多位月收入低于1000美元的妇女。他们多数是没有身分的劳工,所以没有资格加入任何医疗保险。

不靠欧巴马 诺贝尔奖得主挑战美国医疗问题 Photo Credit: Wikipedia

为了提供穷人可负担的医疗,美国格拉明与名为Iora Health的 DPC医疗机构合作,为穷人们设计了一套独特低廉的月费式基层医疗:Grameen PrimaCare,暂译为「格拉明基层医疗」,简称GPC。

GPC结合了DPC的医疗理念与现有的微型贷款模式,每周仅收取美金10元(相当于每月美金43元,约新台币1300元),就可享有Iora Health提供的许多基层医疗,所涵盖的服务等同于Medicaid─即美国政府以低收入者为对象的医疗保险。

为了更有效落实健康管理和传达医疗知识,GPC模仿格拉明的小组会议,要求会员组成五人小组于每周聚会,讨论任何健康问题,如慢性病保健管理、预防保健、运动健身;甚至分享食品营养、烹饪课程等等。另外,GPC更与一家行动医疗(Mobile Health)公司ClickMedix合作,提供电子化病历,让会员可以很方便地利用手机存取和监测自己的健康资料。

目前,GPC的医疗服务仅提供给纽约格拉明分行的借款者,未来会计画把服务延伸至借款者的家庭,甚至任何需要医疗的穷人。GPC认为穷人也有权力享有优质的医疗服务,同时也希望打破DPC的医疗模式无法普及化的迷思,为美国的医疗问题尽一份心力。

(影片来源)


资料来源

Forbes: Nobel Prize Winner Sets Sights on Fixing U.S. Healthcare Grameen PrimaCare California HealthCare Foundation: On Retainer: Direct Primary Care Practices Bypass Insurance Direct Primary Care Coalition Income, Poverty, and Health Insurance Coverage in the United States: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