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靠学历来包装!他靠坚持成为中高阶主管

浏览:322时间:2020-06-14
不靠学历来包装!他靠坚持成为中高阶主管

以前常听说大学前面有一道窄门,过不去的人很难有亮丽的未来。现在大学的升学率已经接近百分之百,升学的压力却一点都没有降低,反而升高,因为网路上盛传大学毕业时职场前面有一道窄门,没有亮丽的学历与成绩,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谈第一个工作,或者利用第二份、第三份工作换跑道的机会。

职场的跑道远比学校宽

不靠学历来包装!他靠坚持成为中高阶主管

其实,这个传言纯属虚构,事实是,冷门的产业求职的人少,用人单位也没太多选择机会,通常会尽量给应徵者面试机会,以便从中挑选最合适的人才;热门的产业竞争的人多,但后段班的公司照样不容易找到人才,只能靠大量提供面试机会,以便有机会找到自己要的人才。所以,没有亮丽的学位和成绩,顶多只是刚毕业时要在小公司屈就几年,不会连一个机会都没有。

此外,学校里只计算跟IQ有关的表现和笔试成绩,职场里是任何能力都有表现的机会;学校里一定要每一科都不错,才有机会出头,职场里只要你的人际互动能力及格,再加上有一项突出的技能或特质,就可以有很好的表现机会。

譬如说,一个人如果英文能力及格而软体能力特别强,就有机会在软体产业有亮丽的表现,但是他却可能因为其他科目表现太差,而考上最末段的学校;一个人如果善于察言观色和贴心的跟人互动,就可以在服务业和商场上有很好的表现,但是他的成绩却可能在班上吊车尾。

因此,我常鼓励私校的学生:大学放榜之后竞争才开始,只要努力培养出实力,就有机会争取进入人生胜利组。结果,还是有位听众问我:要找到第一份工作真有那幺容易吗?为了让他了解职场如何用人的事实,我故意讲了一个比较极端的故事,希望能打破他对「职场敲门砖」的迷思。

布衣卿相,从最卑微处做起

不靠学历来包装!他靠坚持成为中高阶主管

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认识一位机械产业的大老,被邀到他的公司会谈。正事谈完后,他用聊天的口吻提出一个问题:「每个公司都想要最顶尖的人才,你觉得这样的公司是不是好公司?」

我知道越是想当然耳的问题越是藏着玄机,不敢轻易说「是」。寻思很久,实在想不出反对这种人事策略的理由,只好硬着头皮说:「我想不出有什幺不对的地方。」

「你是个学者,要你了解公司经营的奥秘,确实不容易。其实,我的公司里每个部门都故意安置一部分能力比较差的人。你再想想,这有没有任何好处?」我还是想不出来,真的是很怪的老闆。

「每个公司都要有人扫地,尤其像我们这样的公司,扫地还得要扫到一尘不染,否则就达不到我们想要的精密度。那幺,你想想看,名校机械系毕业生愿不愿意到我们公司来扫地?」想也知道不可能,而且恐怕是出再多钱也没有哪个名校毕业生愿意。

「那幺,谁来扫地?我可不能随便找个不懂精密机械的人来扫地喔,否则他怎知道哪些东西可以碰,哪些东西不能碰。」确实很有道理,我从来没想过扫地也会是一个大难题。

「有一种人,他有能力懂精密机械的基本原理,但是自知实力不如同事,也不介意做别人不肯做的事。每个部门都需要安置一些这样的人,因为他们的配合度比较高,而每个部门也都免不了会有一些大家不喜欢做的事。」

这样,他会不会觉得自己的地位太卑屈?「我当然不会把所有骯髒的事全都推给他。平时他的表现机会跟别人平等,只有真不得已时我才会跟他情商,请他配合。」

他的谈话让我想起严长寿,退伍后一直找不到工作,邻家大姐劝他到美国运通去当小弟,他也只好无奈的接受。当小弟没前途,所以他急着要找机会学一些职场上有专业性的技能。

公司里有些女同事要去学校接孩子,但是往往手上工作还没做完而无法下班,一到放学时间就焦急得不得了。他就建议这些大姐姐利用午休和有空的时间把自己手上的业务逐项教他,以便他可以在下班之后替她们赶没做完的工作。

就这样,他一边勤学英语会话,一边学习公司里的所有业务。四年后美国运通的台湾公司总经理离职,全公司里只有严长寿最了解公司的所有业务,因此他在二十八岁那年当上美国运通的台湾公司总经理。

「英雄不怕出身低」,如果你不怕从最卑微的工作做起,又愿意利用所有机会去学习,不怕没有出头的日子。

 一千次挫折,只为找寻伯乐

不靠学历来包装!他靠坚持成为中高阶主管

有一次我在一所大学演讲时提到这个理念,讲完后一位学生逆向挤过拥挤离开会场的同学,到讲台边问我:「愿意给人机会的公司有很多吗?」我回答他:「愿意给人机会的老闆或许不多,但是你只需要碰到一个愿意给你机会的就够了。」我看他眉头深锁,不尽相信的样子,就跟他讲了下面这个真实的故事。

有一个宜兰的乡下小孩,国中时买了第一部电脑,从此迷上电脑和程式写作。毕业后他考上新庄的新埔技术学院五专部,继续把程式写作当专业兼兴趣,而累积出很扎实的功力。毕业后他又考上台科大资工系,完成了一个难度很高的专题。但是系上有个教授看不起他,气得他在最后一年提不起劲上课,也不愿意在学校混时间,就乾脆放弃学位,拿着肄业证书离开学校,开始投履历、找工作。

一般人资看到一份履历上面的最后学历是「肄业」,通常会特别存疑:这样的人通常是能力太差而无法毕业,或者太任性而无心毕业,两种都是公司潜在的不定时炸弹,很少人敢用这样的人。还好,他不计较待遇,不计较职位,愿意从技术员干起,只要求工作有足够的挑战,能让他做得起劲。最后,他勉强找到一个很少人愿意做的工作,到科学园区的公司上班,从约聘僱的短期技术员做起。

园区的公司当然不敢把重要的、有挑战的工作交给短期的约聘僱技术员,因此他的工作就是打杂。还没做到合约期满,他觉得在浪费时间就提前辞职。他很喜欢骑脚踏车,辞职后就从北京骑脚踏车到巴黎,穿越中国、哈萨克、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德国和法国七个国家,以及欧亚大陆许多气候与地形险峻的地区,全程共一万五千公里,花了一百四十四天!

当我知道这消息之后,先是很替他的安危担心。等他到达目的后,我又为他的工作忧虑。台湾很多公司都不喜欢工作不稳定的人,更怕任性的年轻人。像他这样拿着肄业证书离校的人,就已经算是有一次前科;第一个工作又提前解约,这是第二个前科;离职后有半年没有工作,不管是找不到工作或不愿意工作,都算是第三个前科。这样的人,在许多人资的眼中都是危险份子,比学历平庸、成绩泛泛还更可怕,第一轮初审就会把他刷掉。我在想,谁敢用这样的年轻人?

后来,我转念再想,一个人可以在一百四十四天内骑了一万五千公里,平均每天要骑超过一百公里,风雨无阻,生病也得赶路,那份毅力不是常人能及的;而且要跨越那幺国家和各种听不懂的语言,经历那幺多的艰难地形和风险,这是很少有人做得到的。这意味着,这个人只要拿到他愿意做的工作,绝对可以比别人更坚持到底。

如果我是公司老闆或人资主管,看到这种履历,一定会把他找来面试,确实了解前面三个前科的实际内情。知道内情后,我一定会给他尝试的机会。但是,这样的老闆有几个?也许非常少,但是他只需要一个这样的老闆就够了。如果他有足够的耐心,我相信一定有这样的老闆存在。

事实上呢?我不知道他回国后花了多少时间才找到新的工作,不过回国后的两年内他已经又换了两个工作,搬到内湖去。因为他写程式的能力很强,在工作上又很投入,几乎都是公司里最后下班的人,所以老闆很赏识他,把公司大门的钥匙交给他,薪水也节节帮他调高,很快的就接近中高阶主管的收入,有了积蓄,也买了房子。

坚持够久,一定会被看见

不靠学历来包装!他靠坚持成为中高阶主管

近年来景气不好,如果没有亮丽的文凭和成绩,刚毕业时往往只能找到没人要的烂工作;但是只要你不嫌弃,愿意藉着这个工作机会认真学习和累积实力,还是可以逐步往较理想的工作慢慢推进。

譬如说,也许你的朋友和老师都认为你有软体程式写作的能力,但你念的却是没人听过的技术学院,因此毕业后只是勉强找到一个经营不善、随时可能会倒闭的公司,薪水也只有市场行情的一半。没关係,你就认真的利用这个工作岗位去锻鍊软体程式写作所需要的能力;如果这一家公司倒了,再换一家没人敢去的公司,继续累积自己的功力。

这样累积三、五年,不管倒了几家公司,换了几个位置,只要你的专业能力成熟了,就一定会被上级或老闆看到,而让你负责较重要的工作;等你在不同公司累积出像样的成绩单后,就可以用职场的成绩单当敲门砖,进入你所嚮往的公司。更积极的办法是去考证照。

此外,你还可以用「社会人士」的身分,到任何一所大学申请「随班附读」;只要你获得授课教授同意,并且到该校的进修推广部缴费,就可以跟该校学生享受完全一样的待遇:听课、点名、考试、缴报告、打成绩,最后还可以申请到修课成绩单,证明自己有跟该校学生相同的实力。依照教育部的统一规定,这种选修办法是每校每学期只能修六学分。

所以,如果你够拚,每学期到两个明星大学各选六学分,三年下来就可以累积出七十二学分。用这个办法,你可以在申请硕士班推甄时有加分的亮点,也可以用它改善你找第一个工作的机会。如果你有心使用这个进修管道,只要在网路上搜寻「办理随班附读作业要点」,就可以找到各大学的相关规定。

所以,只要不放弃自己,在台湾永远有进修和自我提升的机会;而且,只要培养出实力,多的是败部复活的机会。